植物香料8E7AF6-876
  • 型号植物香料8E7AF6-876
  • 密度891 kg/m3
  • 长度26963 mm

  • 展示详情

    可以看到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有越来越多的团队在研究如何把内容做得更加吸引人了,而且在线直播的互动也是比过去做得更多了,很多公司也在游戏化,社交化上下足了心思。

    学生根本没有时间在你的题库里刷10万道题目,更不可能把你1000小时的课程看完,更重要的问题是,你对习题的精讲有没有达到让他融会贯通,举一反三的能力?你对知识的讲解有没有到了让学生学起来欲罢不能,做到像电视剧一样追着你的课程看?  我发现许多学习平台的共性是缺乏纵深,所谓内容多,更多是在说种类多,而不是层层递进,有初级,进阶和高级课程。有些人认为互联网会消灭知沟,但是实际上互联网发展的这些年也正是中国贫富差距加速扩大的这些年。  第一个误区的根本思想就是来源于后者,甚至可以称之为“学渣型态度”——他的自然推论是,在线教育要战胜传统教育,最重要就是提高学习效率,也就是“单位知识所花费时长”。一般“学霸”是无法理解“学渣”在学习这件事情上的困难,对中国教育的不满往往是“学的不够多,教得太水”,而只有“学渣”特别希望改变现有的教育方式。  摘要:有人认为,在线教育现在正像学区房一样悄无声息地成为家长们比拼财富的赛场,甚至是加速着贫富分化。也就是说,把一个学生从“学渣型态度”一步步转化为“学霸型态度”。在线教育仿佛一下成为了扞卫教育公平的卫士,颠覆传统教育的革命和免费获取知识的捷径。